牙普诺夫•李

重度爬墙患者

贵公子·男朋友(全)

男朋友

1

王天风带着明台于曼丽去香港出任务。

飞机上,明台挨着老师,曼丽也挨着老师。

明台心神不宁,曼丽如坐针毡。

明台:老师,有一个问题,不知该不该问。

王天风:那就别问。

明台沉默二十分钟。

明台:老师,有一个问题,可以问你吗?

王天风:不可以。

明台再次沉默二十分钟。

明台:老师,您这次跟着我们是因为我们还不够资格独立执行A级任务吗?

王天风:如果你早点问,就不会浪费四十分钟的时间。

王天风:不是。

明台:……

王天风:我只是顺路。

难得解释,或许因为明台窘迫的样子略可爱。

到达香港,入住酒店,老师一间,明台一间,曼丽一间。

明台:老师,我们可以住一间,这样可以节省经费。

王天风:其实我们也可以住青年旅社。

明台:当我没说。

执行任务前夜,舞会现场,明台曼丽试水,偶遇王天风。

今晚的老师穿着西装带着领结,头发梳地发亮,腰线若隐若现,活像个不思进取的纨绔。明台注意到他腕上的手表价值不菲,不是他常带的那块。

明台:老师,您怎么在这里。

王天风:这话该我问你。

明台:这是任务,老师,根据保密条例……

王天风:闭嘴。

王天风:滚。

王天风:立刻,马上,远点。

明台委屈,明台心里苦。

明台心里一苦吧,反应就慢半拍,于是他就滚不了了。

一个高大英俊的欧洲人和另一个粗壮英伦的欧洲人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高大的眼里有泪光:是你吗,Ambrose。我可真是想你。

王天风微笑:好久不见,Cesar。

粗壮上前拥抱王天风:Ambrose,你一点也没变,哦,除了胡子。

王天风挣开来整理衣服:你胖了,Brad。

明台盯着Brad的眼神简直要喷火。

但是王天风像是背后长眼似的转身揽住明台,在他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:我来介绍,这是我的男朋友,崔岱。

小明:……

2

明台发现自己的老师一瞬间变了一个人,他游刃有余地成为四个人里最惹人注目的那个,他彬彬有礼,优雅里还带了些痞气,但是不讨人厌。他让每个人都感到如沐春风。

对,如沐春风,以往明台才是春风,现在他沐。

他们坐下,明台在王天风身边,Cesar在王天风对面。

明台吃不准他的老师要他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

王天风掏出手帕在明台嘴角点了点:放轻松,别太拘谨。

明台明白了。

本色出演,有什么难?

Cesar打量明台:Ambrose ,崔先生很英俊。

王天风一直紧挨着明台坐,闻言环住明台,手背从另一面贴上他的脸:Cesar在夸你。

明台举起酒杯:这是上帝赐予我的财富,而且我很擅长利用它。

心里却恨得牙痒痒,他感觉到这个姓C的对待老师态度的不同,而令人无奈的是,老师对待他也很不同。

老师很在意他,他十分钟里有八分钟在盯着Cesar看,一分半跟Brad交谈,最后半分钟和自己演戏。

但老师全程都搂着自己,淡淡的古龙水味道缭绕在鼻端,湿润的嘴唇间或擦过耳廓。

简直快要流鼻血。

很快有人来到Cesar身边,他愧疚地看王天风:Ambrose,很抱歉我得离开一会儿,你得保证我回来还能见到你。

王天风微笑:当然,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见你,你知道这样的舞会或者Brad对我没有一点吸引力。

Brad全程黑线。

Caser附身握住王天风的手:真的很抱歉,我只能在香港停留一晚,但是这个舞会太重要。Ambrose,我觉得你应该跟我一起见见那位先生,我需要你,你不该埋没你的天赋。

明台的目光快要把Caser的那只咸猪手烧穿,可惜他没有一对钛合金眼。

明台轻轻握住王天风的另一只手:Caser先生,Ambrose是个天才,他对所有的事情都有您所谓的天赋,整个世界都需要他,您不过是其中一个。

王天风:……

纵使他脸皮再厚,这个时候也觉得挂不住。

Caser却放手,显然虽然不乐意但也是认同这个理论的,他的笑有些苦涩:待会见,Ambrose。

明台目送Caser离开,以战胜者的姿态,没有注意到王天风神色的变化。

当他注意到时,王天风已经又变了一个人。

他的后腰被人掐住,王天风的牙齿啃上他的喉结:你太会说话了宝贝儿,但别让我第二次看见你这么对Caser。

明台:……

Brad掏出一粒胶囊扔进明台面前的酒杯:Ambrose,我觉得你的情人需要接受惩罚。另外,这么多年,你那副乖宝宝的模样还是让人恶心。

3

明台端起酒杯:惩罚?

Brad迷之微笑:我只是替Ambrose做了他想做的,但是就我个人而言,再没有什么比能看到Caser吃瘪更让人开心的了。所以不如我们打一个赌。

王天风接过明台手里的酒:二十几年你还没玩儿够吗,Brad?

他声音慵懒低沉,表情漠然,眼皮半阖,明台没由来地打了一个寒颤。

Cesar 出现的时候他变了一个人,Ceast 离开他又变了一个人。

哪个都不是王天风。

Brad拍拍明台的肩:dai~岱,我的发音正确吗?十分钟内带一个人来这儿,就算你嬴,那个人可以帮你喝掉这杯酒,如何?

明台拂开自己肩上的手:你可以叫我David,如果你不会讲汉语。

王天风贴过来,手放在明台的胯上,再往下一分,就能摸到小明的屁股。

王天风呵气:太便宜他了,Brad,还是说你看上谁?

Brad偏头:那个白裙子露背的女人,对,就是那个装清纯的婊子,带她过来,就算你嬴。

明台撇了一眼,不以为意:那你输定了。

王天风讥笑:看上去不谙世事却藏不住风尘气,Brad,不得不说你的品味,啧……

Brad压低声音:她一直在打量这里,或许是找人。我觉得她可能是某个官员不受宠的情妇,或者,一个间谍。很有趣不是吗?

明台心中一颤,这个B看人太准了,还是他早知道只是在试探?

王天风的气息钻进他的耳朵,那只手终于滑落到他的臀部:怎么,怕了?

明台眨眼:我怕她会爱上我。

言罢离开,嘴角抽搐。

王天风在他屁股上按出一串电码:让她撤。

这个时候毒蝎和他的生死搭档还没有形成一个在里,另一个一定在外的惯例,于曼丽不该这样出现在这里。

此时明台的心理活动:您不能在别的地方敲吗?手臂背上哪不行?现在好,您管点火您管灭吗?曼丽误会了怎么办?

Brad看着他的背影:我再跟你打一个赌,你的小情人赢不了。

王天风挑眉:有什么问题?

Brad凑近:他喜欢你,Ambrose,跟我不一样,他不会在你面前勾搭别人。这样的情人可不太妙,你得快点甩掉他。

王天风转头盯着他的眼:原来你看上他了。Brad,我的人你也敢碰?

Brad耸肩:你敢赌吗?我赢了,就让他陪我一晚。你知道我一直看上的是谁,他看中的人一定不会差。

王天风却突然问:你跟Cesar怎么会在一起?

Brad:只是碰巧,我的老板临时决定来参加那位先生的舞会。事实上我很久没见过他了,我担心你真的会干掉我。所以放心,Cesar不会知道。你想,当他回来的时候,就只剩下你们两个人。我不会打扰你们,谁都不会打扰你们。

王天风不再看明台,眼神阴鸷:成交。

4

明台躺在床上哈吃哈吃喘气,Brad被敲昏扔在地上,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

王天风不耐烦:还没搞定吗?

明台开门,眨巴眼:老师。

王天风闪身进屋,看见地上赤条条的老朋友。

王天风皱眉:没死?

明台摇头:他是老师的朋友,我不敢。

王天风:生气了?我以为没有你不敢的事。

明台再次摇头:真没有。

王天风觉得自己刚刚卖了明台的行为的确理亏,于是安抚性地去拍学生的肩,却被明台唰地闪身躲过。

明台脸红:老师,现在不用演戏了,您摸也摸了,亲也亲了,便宜还没占够么?

王天风:……

王天风清了清嗓子:那杯酒你要喝下去,现在还能站在这儿?

半小时前,明台送走曼丽无功而返,按赌约是得喝掉那杯加料的酒的,但是……

明台回想起来,只觉得那股老师不管灭的邪火又死灰复燃。

只见那时王天风邪媚(阴险)一笑,仰头喝下杯里的酒水,随即抓住明台啃了上去。明台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大脑当机了,王天风的舌头钻进来,撬开牙关长驱直入,香软得像一块糯米糕,接吻的技术比自己还高了一个段位。最后分开的时候,明台很尴尬地看着王天风,因为某个东西正硬硬地戳着王天风的大腿根。

然而转眼明台就被扔给了Brad陪床,吓得小明差点阳痿。

Brad以为王天风把酒渡给了明台,直说有情趣,刚才还非要再试试。

其实明台一滴也没喝到,王天风全咽了。

明台突然一个激灵:那老师,您怎么还能站在这儿。

王天风淡淡:我天生免疫。

明台:噢……

这种东西也有免疫一说?

王天风咳了一声:你想知道的都知道了吧。

明台笑:当然。

脸上一副快夸我快夸我的表情。

王天风哼了一声:从开始搏斗到打晕他用了将近十分钟,明台,你的搏击训练有待加强。

明台争辩:老师,我那是不想要他的命,如果杀他,要不了一分钟。

王天风:不要争辩。下次遇到这种情况,不用留手。

明台原本雀跃,闻言愣了一下:包括您的朋友?

王天风转身:包括你的朋友。

明台:老师!

王天风不欲再讨论这个问题:这是你的任务,Brad不过恰巧负责你的目标的安全,跟我没有任何关系。如果你不想杀他,那么今晚就得动手,然后消失。

明台问:您呢,您想杀他吗?

王天风:这是你的任务,根据保密条例……

明台:去他的保密条例,您早就猜到了,不然不会答应那个赌约。

王天风做了个暂停的手势:我答应Brad是因为Ambrose会答应,明台,我得回去了,希望你利索一点不要牵连到我,这样我会在你的成绩单写一个A。

明台不语。

王天风顿了一下:甚至A+。

明台不语。

王天风又顿了一下:S,S可以吗?你将是唯一的一个S,没有先例。

明台画风突变,眼神真挚里透着担忧,担忧里掺着苦痛:老师,Cesar是谁?是您的前男友吗?

王天风:……

5

王天风依然镇定:你的胆子已经大到可以打听我的私生活了?

明台嘟囔:您也说了,根据保密条例,您今晚的行为跟我的任务没关系,那您把我牵扯进来就是假公济私。于情于理您得给我一个解释。再说了,那可是我的初吻,您得负责啊。

王天风笑:你觉得我会信?初吻,我看你连初夜都没了。

明台不说话,无辜地盯着王天风看,睫毛扑闪扑闪,眼底一片晶莹,让人瞧见直委屈。

他搓搓手指,反正我没骗你,跟男人接吻本来就是第一次,不是初吻是什么?

王天风略心虚,不会真是初吻吧,你明家小少爷居然这么纯情?家教真好啊,说起来明楼那家伙当初就挺纯情的,所以是明家传统?

棘手啊……

王老师想了想,摸摸领结:你问我Cesar是不是我的前男友,这要看你怎么定义男朋友和前男朋友这两个概念。我觉得我们两个在这方面的价值观是有差异的,所以这个问题在我看来没有意义。如果你执意要问,就涉及我的性生活了,这个范畴我是可以不答的,对吗?

王老师等明台消化一会儿,又补充了一句:于情于理。

明台觉得自己的大脑简直可以重启了。

王天风摆摆手:好了,处理现场,我先走了。

言罢开溜。

然而我们小少爷的硬件配置不是盖的,他居然在快要崩溃的CPU里还能硬开了一块空间另跑一档程序,成功检测到王天风迈出门的那条腿微微打了个颤。

天生免疫?

我tm差点就信了。

明台手脚麻利地把Brad绑成螃蟹,顺手掏走他口袋里的某样胶囊。

6

最终明台在露天阳台上找到王天风。他的老师靠在墙上,左手夹了一支烟,右手端了一杯酒。

风中站成了一尊雕塑。

明台欣赏了一会儿,风吹日晒出来的肤色啊,眼神怎么那么勾人呢?

王天风:看什么呢,快滚过来。

明台蹭过来:我在向老师学习,咱们不是得伪装嘛,老师演得真好。

王天风歪头:告诉我你的结论。

明台却揽住王天风:老师,您靠我身上吧,我看你快站不住了。

王天风给了明台一肘子。

明台趁机卸了力把人拉进怀里:您出身一个很好的家庭,嗯……您母亲的教养很好,父亲比较西派。

王天风有些晕眩,没有挣扎。

明台:您不是家里的长子,您的家人很疼爱您,也许您是最小的儿子,就像我一样。

王天风用气音:你说的都有什么用?

明台:得从根本上分析啊,我还没说完呢。您就是一个标准的纨绔,家里宠坏了,整天喝花酒玩女人,或许还是个瘾君子。

王天风:有一天,我手里有一份情报,但是你不知道密钥。你打算怎么做?

明台眨眼:套上麻袋,狠狠揍您一顿,您就什么都告诉我了。

王天风笑:看人的眼光还有待提高,贸然出手,会把自己玩进去。

明台:怎么,我说错啦?像您这样的人,是不可能打得过我的。

王天风想了一会儿,那时候的自己的确不是明台的对手。

他的身体又往下滑了一点,明台搂得更紧了。

明台问:老师,那是什么药?

王天风觉得自己成了浆糊:兴奋剂,致幻剂,大麻,或许还有别的什么东西……他们改良配方了,我不太清楚。

明台注意到王天风的呼吸频率和体温越来越高:您真的免疫吗?

王天风回答:我只是耐药而已。

不对劲。

明台试探地问:我是谁?

王天风:你是明台。

明台感觉自己的手掌心出汗了。

明台屏住呼吸,小心翼翼:Cesar是谁?

王天风有些喘息:Cesar是我哥哥。

哥哥?不是男朋友竟然是哥哥?

明台愣了好一会儿,又问:你是军统的人吗?

王天风:我不是。

明台:你认识戴笠吗?

王天风:我们一起吃过一顿饭。

……

不愧是给他们上刑训课的老师啊,都这样了还不松口,居然还跟戴笠一起吃过一顿饭。

所以到底Cesar是什么人?老师那句回答是真是假?

明台思索,突然耳边响起一声呻吟,王天风眼角快要滴血。

明台伸手摸了摸兜里的药瓶:这是什么鬼东西?

7

王天风整个人都挂在明台身上,这么说虽然容易引起误解,但的确是事实,可怜的小明一动不敢动。

因为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会引起他的老师喉咙里发出甜腻的声音。

倒不是他不想听,而是下身的帐篷已经支起,再听几声明家小少爷就要欲火焚身而亡了。

于王天风则是另一番难耐。

失策啊!

王天风长叹。

谁知道好好的配方怎么被改良成了这个样子?他明明白白地看着学生打探消息,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舌头。

以及声带。

身体触感的敏锐度被放大数倍,似乎每一次摩擦,每一次碰触,乃至学生似真似幻的体温与气息都能撩起他身体的骚动,他咬紧牙关可还是有零零碎碎的呻吟从齿间溢出。

老脸都丢光了。

这番光景其实统共也没持续多久,左不过一刻钟王天风已经恢复神志,他的确耐药。

王天风离开学生的肩膀站直的时候有些尴尬:行了,你回去吧。

明台没吭声。

王天风色厉内荏:来劲儿了是吧?酒是替你挡的,人是你自己上赶着来的。怎么,委屈了?

明台抬头,声音嘶哑,眼底含泪:我没有。

这一腔倒真是委屈了。

王天风吓了一跳:怎么了?

明台脸色愈发地红,尽管阳台上光线昏暗,还是能看出来他一路烧到耳朵。

王天风终于注意到学生的生理需求。

王天风咳了一声,今晚他咳的有些多,大概着凉了:我帮您看着,快点解决。

说完转身点了一支烟,把明台挡在身后。

他听见悉悉索索的布料摩擦的声音以及明台不断倒吸凉气。

怎么这小少爷自主运动的音效这么与众不同呢?正常人不该的喘粗气吗?

明台期期艾艾地叫唤:老师,疼。

王天风不耐:疼也是一种刺激,一个优秀的特工连这点痛苦也忍受不了吗?明家小少爷,我真是高看你了。

于是明台咬牙继续。

又过了一会儿,明台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:老师……

王天风叹气,端起放在窗台上的酒浇在明台下半身,然后伸手握住。

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明台喘了一声。

王天风:看着我。

明台微微低头,对上王天风的眼睛。

他在勾引他,这太犯规了,明台差点就这么丢盔弃甲。

王天风吸了一口烟喷在明台脸上:色诱你就不必学了,学也学不会……舒服吗?

明台点头:就是还有点疼。

酒精舒缓了干涩带来的寸步难行,却引起了另一种刺激。

王天风手上用力,明台立马叫出来:疼疼疼疼疼!

王天风好笑:还疼吗?

明台摇头,先是拿手覆上握着自己的手背,想了想又用另一只手圈住王天风的窄腰,撒娇:不疼,舒服得很。

王天风手上动作加快:这种情况,你能憋回去最好了。

明台把头埋在王天风肩窝里,声音闷闷的:憋一晚上了,回不去。

王天风哼:就是太年轻。

血气方刚啊。

8

光线昏暗,绿色的大垃圾桶咯吱咯吱响,周围堆满了废弃物。

王天风站在巷子口,分辨了大约一分钟,然后走进来,拿枪顶着垃圾桶里的活物。

Brad嘴巴被胶带紧紧缠住,四肢关节卸下,白花花的背大喇喇地露在外边。

谢天谢地,明台还记得给他留条大裤衩。

王天风看着Brad,二十年前他绝不是这么胖。那时他们两个人一起去酒吧,老女人爱招惹Amrose,小女孩则喜欢钻进Brad的怀里。

可惜Brad也喜欢招惹Ambrose。

Brad停止挣扎,他看着王天风,现在的他和Ambrose判若两人,但是一些最核心的东西没有变。其实说起来他和Ambrose也就一起嗑药玩女人的交情,Ambrose不止一次拿枪指着他,上次是因为他亲了Cesar一口,差点赔上命根子。

真好啊,当初就觉得会栽在这个男人手上,只是他突然就离开了慕尼黑,没想到二十年后在香港还能遇上。

还能从这人手里讨一粒肖想了二十多年的子弹。

王天风避开,防止喷射出的血液脑浆弄脏自己的衣服,看着自己的老朋友咽气。

身后有人走进来,王天风没有动,依旧看着垃圾桶里五官碎裂的人。

“任务成功了?”他轻声问。

身后的年轻人面上满是难以置信。

“老师,您说过这是我的任务,您说过我可以不杀他,我以为……我以为我可以……”

王天风打断:“你的任务结束,现在是我的任务。处理掉看见过你的脸的相关人员是我这个老师的应该做的,冲突吗?”

明台往前跨了半步,目眦尽裂:“可是,那是您的朋友!”

王天风不答,他掏出手绢想给Brad擦擦脸,却发现无处下手。

明台也沉默了。

许久,王天风听到学生走到他身后,声音低沉。

“您出身一个很好的家庭,您母亲的教养很好,继父比较西派……不,他就是一个欧洲人。”

您不是家里的长子,物质条件很优渥,但是除了您的哥哥,没人真正关心您。”

您是一个纨绔,只有在兄长面前会有限的收敛,离开他就干坏事。”

兴奋剂,致幻剂,大麻,或许还有别的什么东西,您什么都敢碰。”

明台稍用力扳过王天风的脸:“我错了老师,套上麻袋,狠狠揍您一顿是得不到情报的,因为您什么都不怕,也什么都不在乎。或许用那位哥哥来威胁你会有一点用处,但是这样我会死得更惨。”

王天风因为药物妖艳起来的眉眼已经退去,因为副作用脸颊煞白,嘴唇白得不见血色。

“不,明台,我在乎这个国家。”

王天风的声音夹杂着金属与血腥。

“我是中国人,我在乎中国人的血,山河破碎,国将不国,我在乎。你以为他是我的朋友,在我看来,他首先是一个德国贵族的亲卫队队长!你以为你是什么?大上海的小少爷还是海归的绅士?你是特务!你甚至不是一个前线的军人,没有优待俘虏这件事!你听着,不管是我的朋友,还是你的朋友,抑或是你大哥、你大姐,该死的人就送他见阎王。要是有一天我叛了国,你也得踏着我的尸体继续战斗!”

明台咬牙:“您会叛国吗?您这是在教我您自己都不确定的事情吗?”

王天风看着学生真挚的眼睛,如果可能,任谁都愿意为他保存一份纯真。

但是,乱世之中,谁能一辈子天真下去呢?

“我只能确定一件事,如果你叛国,我会亲手杀了你。”

明台突然迸出一滴泪:“我不会叛国,您也不会叛国……我不会杀您的。”

王天风突然就不忍心再逼他了,还有时间,现在教不了的,让现实教会他吧。

伸手摸了摸明台的脸:“走吧,去找于曼丽,我们今夜就走。”

明台眨眼,拼命止住眼泪:“您不去见您的哥哥了吗?”

王天风抬头,看见天上闪烁的星星没有月亮。

“我不会再见他了。”

从Cesar开始为德军研制武器开始,他们就已经不是兄弟,那点少年时代微不可计的温情,注定会磨灭在同胞淋漓的鲜血里。

那年他在柏林遇上了宁海雨,从此世上再没Ambrose啦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男朋友完,下一篇,风雨,老宁上线,这才算得上是情敌,Brad什么的弱爆了……

评论(14)

热度(119)